Snax长篇专访(3/4) – 老VP解散不仅仅因为一次赛事

广告也精彩


Snax长篇专访(3/4) – 老VP解散不仅仅因为一次赛事

  人物介绍Janusz Pogorzelski | Snax,波兰老将,1993年生人,GamerLegion队内指挥。他曾四度被HLTV评选为Top20选手,分别是Top4(2014、2015)、Top5(2016)、Top20(2017),而这四个Top20荣誉都是他Virtus.pro战队时获得的。

  从2014年1月到2018年6月,这支所向披靡的VP一共赢下了11个赛事冠军,可谓是硕果累累。但CS赛场那时天才少年辈出,且天下无不散之筵席,当初那传奇五人组,现在也早已各奔东西(TaZ、NEO、pashaBiceps、byali),骑车的骑车,当教练的当教练,只有Snax仍旧作为选手活跃在一二线赛场上。

  文章重点内容:

  2017年与SK的巅峰对决

  如何应对失之交臂的比赛

  除Major冠军外印象最深刻的比赛

  老VP分道扬镳的原因

  Snax对角色分配的看法

  MOUZ时期的回顾

  老VP图池深的原因

  本文只占专访视频第二部分的一半内容,字数约5200。纯手工翻译,喜欢这种文章的看官多多评论点赞转发!

  往期内容:

  Snax长篇专访(1/4)——看身形,老VP更像一支橄榄球队

  Snax长篇专访(2/4) – 就算我一年不杀人,VP依旧能赢下比赛


Snax长篇专访(3/4) – 老VP解散不仅仅因为一次赛事

  正文:

  Q:HLTV的年度Top1就跟足球届的金球奖一样,只看选手的纸面数据来判断谁能获得这个荣誉。这也是为什么狙击手经常能拿到好的名次,他们杀得多死得少,对应在足球的位置就是前锋,一年下来能进六七十个球。我个人感觉这样的统计方式有点过于简单化了,你作为一个曾经的Top4、Top5选手,有没有哪个时期你觉得你就是世界上的Top1?

  A:应该是2017年初吧,那时候我是队内的狙击手。我很喜欢这把武器,用着很趁手。不过我不是很在乎我被评选为第几名第几名,当然能排进前五那是最好的,不过我个人的排名从来都不是我的目标。

  那时候我还跟pasha阴阳怪气来着,“哥们我今年Top4,你是Top几?”

  他肯定不服,反击我说“你别装了,我可能只进过一次Top20,不过哥们直接就是Top3了,你能打到Top3吗?”

  我继续搞他心态,“可是哥们进过3次Top20啊!”

  总的来说,我更享受团队的胜利,个人荣誉对我来说只是锦上添花。不过现在我也经常给亲戚朋友们看我的个人奖章,这些小奖章就像是对我过往职业生涯的认可一样,还是很有纪念意义的。

  Q:老VP的最后一战是EPICENTER 2017(2017年10月举办,VP最终获得亚军)。2017年中你们就开始下滑了,要是运气差一点,你们连当时的小组赛都打不出去,决赛对阵SK更是鏖战五局。当决赛打到第五张图的时候,基本上就是在比拼谁的耐力更好了。这场比赛你回想起来仍会历历在目吗?

  A:我还记得一点,最后一张图是古堡,常规时间和第一个加时我们是很有机会能赢下比赛的,但后面我们犯了老毛病,导致输掉了比赛。我现在只记得我用警喷守A包点,然后我们犯了低级错误,丢掉了比赛。

  Q:这好像是老VP的传统艺能了,往好了说你们韧性很足,每次打到决赛总要打满30个回合甚至打进加时才能尝到胜利果实的滋味,这也让观众们大饱眼福。往坏了说就是你们经常白忙活,输了很多类似14-16,或者打进加时的比赛。功亏一篑的感觉应该不好受吧?

  A:这倒没有,像是在中国常州举办的WESG 2016,我们第一次输给Kinguin。论坛上经常有人问,说VP输了之后会怎样?一般下面都会有回复说“队员们肯定会不如之前自信”之类的话。但我当时看Kinguin和Envy的决赛,我感觉要是我们上去跟Envy打,应该能把他们直接干碎。

  当时Envy没有那么强,你们肯定能赢他。(最后结果:Envy冠军,Kinguin亚军,VP季军)

  A:是的,我们当时的状态其实很不错。那场比赛好像是在亚特兰大Major和拉斯维加斯DreamHack中间举办的,那时候我们一直都在备赛,状态很不错,在亚特兰大惜败A队,在拉斯维加斯夺冠,唯独中间这一场WESG输给了同为波兰队伍的Kinguin。要我说,输了就输了呗,还能怎么办呢,没人能一直赢,但是你得支棱起来,不能输了一次就泄气了。我的做法就是总结经验,继续前进。况且当时也是输给波兰队伍,没那么难受,而且哪有不下山的太阳,人总得是要经历失败的。


Snax长篇专访(3/4) – 老VP解散不仅仅因为一次赛事

  Q:除开你们赢下的那一届Major,你们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夺冠是哪场赛事?

  A:就是我刚才说的DreamHack拉斯维加斯,除了比赛以外,我们还在这个城市里溜达,那也是我第一次尝试接受采访。说实话,那时候我觉得采访压力老大了,比打比赛压力大多了,好在那次赛事我们成功夺冠了,证明了我们在亚特兰大Major的胜利不是爆冷,而是我们真的有能力赢下任何队伍。

  那时候我还去场子里玩,我记得我赢了一万一千美元,然后场子还请我坐直升飞机环游城市上空。那次赛事,我把能体验的都体验了一遍:赢了比赛,拿下MVP,又在场子赢钱,还搭直升飞机环游城市,真是太爽了。我还记得当我们要回去的时候,我上了飞机,找到位置,然后就睡着了。睡醒之后我一看,我们还在地面上,我当时以为已经到了,愉快的乘坐体验又给这个旅程再加一分。但是byali告诉我,我们还没起飞,引擎坏了,最后航班改期到明天了,我们又在拉斯维加斯多呆了一天。

  在这时候我已经赢了七千多美金了,因为飞机延期,我又下场子去玩,真的是幸运女神在微笑,那天我一共带了500刀下去,10块10块地玩,然后pasha和其他队友喊我说,“别玩了Snax,赶紧走吧。”我就开始一百一百地玩,很好笑的是,我从第一天到场子就是这么玩的,我把100放到“蛋”那里,直接翻了35倍,这次飞机延误之后我继续这么玩,还能继续这么赢,一切都来得很梦幻。所以说那场赛事是除了Major夺冠以外我印象最深刻的赛事。

  Q:很多粉丝都有那种幼稚的想法,觉得这次DreamHack就是老VP分道扬镳的开始,他们应该有点过度解读了吧?

  A:是的,分道扬镳肯定不会仅仅因为一场赛事,背后还有很多大家不知道的事情。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说的,pasha或许在接受波兰媒体采访的时候透露过一点。就我个人看法,是因为有些事情我们没有处理好,不是因为某一次赛事,也不是因为某一个队员。还有人说我跟byali把TaZ给宫走了,那是纯纯的无中生有,我在队伍里哪来那么大的话语权。

  Q:我记得TaZ说过他跟管理层很熟,他可以让俱乐部选择要么踢掉其他四个人,要么自己卷铺盖走人,是这样子吗?

  A:我不知道,别问我。(连忙否认)我只能说,如果队伍要踢人,得大家投票一致通过才行。我在这件事上不想聊太多,我也不知道NEO对这件事说过什么,所以我不是很想继续说这件事了。

  我只能说Mercedes赛事时,队内所有问题都开始浮上水面了。其实我们一开始打得还不错,但后面我们处理事情的方法不太对,而且那次是我刚开始担任IGL,虽然我有很多时间思考到底要不要当指挥,但我不知道原来大家对角色分配有争议,所以我有点像是被迫当上IGL的。我不知道怎么拒绝这个请求,而且我在加入VP之前基本上都是队内指挥。(译者注:具体是哪场在Mercedes Benz举办的比赛没有查到,比较符合的是2019年柏林Major,但那支VP在线上入围赛就已经出局了。)

  我真正发现队内不和的时候是我在Facebook上发帖子的时候,我才恍然大悟。在打完拉斯维加斯DH之后到我发帖之前,我都在疑惑为什么大伙都不互相说话了。知道实情之后我也没什么动力打了,我感觉自己在队伍里的位置也不太对了,一切都坏了起来。

  这就是我在VP时最后悔的一件事,队伍会解散很正常,我们也在一起五年了,我们本可以选择好聚好散的,当时我们有很多更好的处理方法。但很遗憾,我们最后撕破脸皮,闹得很难看。幸运的是,我们哥几个现在也不计前嫌,重归于好了,时间大概能疗愈任何伤疤吧。


Snax长篇专访(3/4) – 老VP解散不仅仅因为一次赛事

  Q:在老VP分道扬镳之后,你加入到MOUZ打了一段时间,那段旅程像过山车一样。你们在Major跌入谷底,然后立马赢了个冠军。你能聊聊你在MOUZ时的事情吗?你在MOUZ的角色跟VP时期截然不同。 A:哈哈哈,可能我是开游乐场的吧,我在哪,我就把过山车带到哪。当时大表哥Finn Andersen | karrigan还在FaZe的时候,就问我要不要加入Faze,来跟他组队了,但我当时还在跟MOUZ聊,所以当时我可以在这两者选其一。我最后答应MOUZ是因为他们的阵容比较年轻(ropz、suNny、德荣和奥斯卡),而Faze的阵容大家都更有经验。当时我想跟年轻人玩CS,所以我选择了MOUZ。我没有跟大表哥聊太多关于角色分配上的事,而跟MOUZ聊得比较多。我说我想要自由发挥,我Snax想去哪就去哪,他们都答应了,然后我就来了,到后面他们也没有强迫我具体要负责哪个位置。但我想给Martin Styk | STYKO一个敬礼,他包揽了所有的脏活累活,吃最少的资源,吃最多的道具,拉最长的枪线。我当时在想,这家伙怎么顶得住的?如果要我玩这种烂位置,这个游戏对我而言就是0乐趣,那我也不会有什么表现可言了。

  在ESL One纽约2019的时候,我对自己说,管他呢,老子想前顶就前顶,也不管什么指令,跟打天梯一样,纯靠意识判断,比赛解读,相信自己就完事了。后面证明我这么打是有效的,我的个人表现变好了,虽然从战绩上可能看不太出来,但有些回合我赢得很漂亮,我的impact也比之前高了。后面队内说要打固定套路,然后我说在VP的时候我经常研究战术的,但那时候根本没时间练习了,加入MOUZ后马上就打比赛了。再之后MOUZ就决定要把我下放,我也没有反驳,因为我不喜欢这样子打,对我来说没有一点乐趣。

  Q:突然从一个本土波兰队伍转入国际纵队,语言对你来说是不是一个很大的挑战?

  A:一开始确实挺难的,我也是第一次用英语来队内交流,但当时是有专人给我辅导英语的。我现在在GamerLegion也是用英文来指挥,大家也觉得还可以。老实说,我现在的战绩很屎,我已经有一个月没碰过CS了,当我重新坐在电脑前打开游戏的时候,游戏更新了很多东西。要是在CSGO,我休息一个月后重新玩,可能也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发挥,但在CS新版本里,我休假后重回线下赛练习的时候,我感觉我的手都不听使唤,游戏的手感也怪怪的。

  说回STYKO和byali的对比,byali打的位置可比STYKO舒服太多了。在老VP,我们的位置分配比较平衡,大家五个人都拿着平等的资源,要是你更擅长这张图,你就负责找人打,反过来说,你不擅长这张图,你就负责丢闪光,打辅助。但在MOUZ的战术体系下,其他四个队友疯狂吸血,STYKO的战术地位可以说比烟雾弹还低。当时我看见了真的有点无法接受,我在VP打了5年,从来没见过战队会把一个队员这样子“折磨”的,可能他们习惯了吧。我当时想着,要是他们角色互换,其他队友就知道什么叫残忍了,也可能会替STYKO提出位置调整。


Snax长篇专访(3/4) – 老VP解散不仅仅因为一次赛事

  Q:你曾经发过一个动态,说你不喜欢大家把队内位置分得那么明确,你更喜欢把角色简单地分为防守和进攻。像你刚才说的,老VP队内的位置会因地图不同而调整,这跟大众的认知不太一样,你能说说吗?

  A:我解释一下我当时发的动态吧。现在有一张地图,有中路,还有左右两条边路,你可能会把自由人放在两条边路。现在假设你要打B,那么在B点的自由人就摇身一变为突破手。这样的打法需要每个队员都知道地图的特定位置是怎么玩的,需要知道整张地图的道具描点,枪位等等。我应该是在2017年发的这个动态,当时我还跟队内的选手在角色分配上有过争执,“队里只有两种角色,步枪手和狙击手,就那么简单。”当然我们也需要其中一个步枪手是比较激进的,可以安排他在前点,但同时他也需要具备打断后的能力。你看pasha,这家伙虽然是自由人,但是他贼激进,按住W不会松手的,有时候你甚至能看见他在绕后。我也跟pasha差不多,有时候我也是断后的那个,但突破我也没少尝试。肯定有些选手会比较擅长残局,有些选手会擅长突破,但老VP的每个人都要会其他人的位置。也是因为我们这样做,大家对互相之间的角色才有了更深的理解,配合也更有默契。

  我记得在2017年的时候,我说,“现在大家的默认打得越来越智慧,越来越精进了。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具备自由人或是前压的能力。在三四年后,这种事情将会变得司空见惯。”我可以说,我当时的看法是完全正确的,现在很多顶级战队的默认摆铺都非常科学合理,每个选手都具备前压或是断后的能力。

  Q:现在我发现很多明星选手都有这样的想法,他们觉得每个选手都应该有胜任任何角色的能力,但不是每个人都叫Snax,肯定有些角色他们打得没那么好,你觉得是这样的吗?

  A:我肯定同意你的看法,但我的意思不是说大家需要每一个位置上都拿100分,只是想每个选手都要清楚自己队友的处境和玩法。我不想说有一天我们要打B了,然后在B区的自由人连个闪都不会丢,也许他在丢闪光上没法做到尽善尽美,但起码不会白到队友,也能闪对面一两秒。我会说如果我状态好的时候,我是一个90分的自由人,但同时我也会是一个80分的突破手。起码我在进攻小镇A点的时候,我会跟大伙说,兄弟们我打算飞二楼,你们帮我丢几个白大坑和包点的闪光。要是大家决定要打B,我就开始老六,但我的意思不是你就只在旋转楼梯架中路侧道一条线,你就干看着,不拿信息,不偷人也不帮队友拉扯空间找转点机会,那就是纯粹的毒瘤,你得多干点事。


Snax长篇专访(3/4) – 老VP解散不仅仅因为一次赛事

  Q:老VP总是有很深的地图池,你们有五六张非常擅长的图,剩下那一张就是你们的首ban图。我在当分析师的时候经常说,有新图出来的时候,新队伍猛练那张图就完事了,大概率能赢下一些强队,但你们不同。叉车出来的时候,你们打得就很好,古堡出来了,也是你们的强图。你们是怎样拥有这么深的图池的?有规定说队内一定要掌握新出的地图吗?

  A:我感觉我们就是喜欢玩新地图而已。我不是很喜欢小镇,都是那老一套,抢香蕉道,然后卡点。虽然很多人说叉车这张图很烂,但我很喜欢这图。这图的中路很公平,拿下中路控制的优势也很大,但中路也不是必抢的,你可以先佯攻A包,然后再摸中路。对我来说这张地图有很多种不同的打法,简直就是完美地图。CT拿下中路控制就可以听到T转点的脚步,回防也很好打。有些地图特别依赖道具,像是叉车和古堡,作为道具大队,我们占尽优势。有一颗用在A包点的,得撞skybox才能封好的烟雾弹。很多人以为那是NEO发明的,其实是我弄的,我才是罪魁祸首。我很喜欢跑图,研究新东西,我们甚至还有个专属的跑图服务器。总的来说,我们老VP很喜欢研究新地图,但我敢肯定老VP的人不会喜欢阿努比斯。大家可能会说你们可以在阿努比斯搞很多假打战术之类的,但我觉得这张图就是很烂,不喜欢。

  下期预告:Snax谈到他对新版本的想法,在找到下一份工作前的兼职经历,最聪明的队友和最搞笑的队友,还被问到是否会当教练等问题。点赞评论转发点赞评论转发,我们下期再见,拜拜。

84电竞公众号更多活动福利:每日免费饰品盲盒活动、签到送现金红包活动、roll饰品活动福利已开启!

更多好玩功能:ChatGPT、挂刀助手、电竞比分等等有趣功能尽在84电竞,关注我们不迷路!

@84电竞 www.8484.cn

© 版权声明
广告也精彩

相关文章